主页

“不考虑近期解散众院进行大选”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消息:综合国外媒体报道,当地时间7月29日晚8点,以养老金和“政治与金钱”问题为主要争论点的第21届日本参议院选举结束投票,并于当日开票。这是安倍晋三于去年9月就任首相以来的首次全国规模的国政选举。截至到北京时间7月30日零点,已经统计出的选票表明,等“在野党和其他”的当选人数与非改选议员之和已达到135个议席,远远超过参院半数席位。而自民党则遭遇历史性大败,只得到36个席位。面对失败的结果,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要继续执政。

  在28日日本朝野各党备战参院选举的最后一天。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对于导致自民党陷入苦战的养老金问题,表示“社会保险厅的体制存在问题,无法对之进行改革”,并断言“能实行改革的只有自民党”。

  但显然,选举结果显示日本选民并不认同安倍的主张。截止到北京时间7月30日零点,在此次选举中,安倍所领导的自民党得到历史性惨败,所获议席不足1998年时导致桥本龙太郎首相下台的44席。最大的反对党在此次选举中获得59席,成为参议院最大政党。公明党获得7席,社民党获得2席,所获席位均少于改选前议席数。

  日本参议院共有242席,过半数为122席,本次选举共计121个议席将改选,其中包括小选区73个席位和比例代表选区48个席位。选举区中的29个“一人区”是决定胜负的关键,自民党和均集中投入了党首等干部助选,展开了激烈的选举战。

  包括非改选议席在内,朝野双方谁能夺得参议院过半数议席(122个议席)成为最大的焦点。为此,执政党和在野党分别需要夺得64席和59席。因养老金记录不全、内阁成员相继发表不当言论、以及内阁成员的事务所经费问题令自民党陷于苦战。

  据共同社进行的投票站调查结果获悉,分别有49.8%和37.7%的男性和女性选民将参议院选举比例代表的选票投给,均超过自民党。其中,投票给自民党的男性为27.6%,远低于,女性也仅为31.6%。

  按年龄分,70岁以上选民中有41.1%投票给自民党,超过的35.0%,但其他年龄层中均取得优势。尤其是25岁至50岁的选民,回答投票给的比自民党的人数多一倍。

  本次选举改选了121个议席,其中73个是选区议席,48个是比例代表议席。在选区选举中,2人选区多被自民、民主两党平分,但在掌握胜败关键的29个1人选区中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在比例代表选举中,也获得了18议席,把自民党远远甩在身后。

  选举区中有218人报名参选,共有11个政党及政治团体的159名候选人参选。 其中自民党83人、80人、公明党22人、63人、社民党23人、国民新党23人、新党日本3人。

  日本总务省29日公布,参加参院选举提前投票的人数总计为10,798,997人。这是该人数首次突破一千万大关。提前投票人数占到全体选民的10.33%。不论是投票人数还是投票比率都在国政选举中创下了新高。相比上一届2004年参院选时提前投票的人数增加了50.58%。

  按照规定,选民可在度假或旅行前参加提前投票。此次提前投票人数之所以创下新高,分析认为是暑假前的提前投票活动推进所致,另一原因则是养老金等问题提高了选民对参院选的关注程度。同时,各党为争取选民而灵活运用这一制度也为这一数字创新高起到了推动作用。

  尽管参选的各党派政见不同,但是在此次参议院选举公布的选举声明中,各党派几乎无一例外地将国民生活问题作为本党竞选的核心问题。

  执政的自民党方面继续延续小泉时代的改革口号和形象,表示要“加速改革,把国民将来的负担增幅控制在最小程度”。

  而最大的反对党则对选民表示“只有才能实现将国民生活摆在首位的改革”。从竞选声明上看,两党主张倒是颇为相近。但安倍政府此前糟糕的表现无疑给了攻击的理由。表示:“安倍的自民公明联合政权将会把国民生活和这个国家变得更糟糕”。

  而日本更是将安倍政府的表现作为了本党选举声明的主要内容,“遮掩政治和金钱的问题,内阁成员不断口吐狂言,这个政权没有资格肩负起日本的政治。”

  作为去年9月上台以来安倍晋三政府面临的第一次全国选举,此次选举结果将左右安倍内阁的前途和今后日本政局的走向。面对此次选举苦战,在进行了一系列竞选拉票活动后,安倍在29日在官邸静待结果。

  此前,安倍提出“建设一个更加自信的日本”曾受到民众欢迎。自上台以后,安倍政府将重点放在修宪法、教育体制改革、培养日本国民爱国精神等方面。但是观察家指出,这些改革没有涉及到诸如经济、养老金和医疗等关乎民生的问题。

  民众对政府养老金问题颇为不满,尽管上任之初,安倍给民众的印象尚佳,但是养老金丑闻曝光后,其支持率开始下降。此外,安倍政府在国家安全、政府机构改革等方面也面临巨大挑战。

  观察家们指出,由于自民党联盟在下院仍占绝对多数,因此如果在此次选举中失利,并不意味着安倍必须下台。

  安倍晋三内阁的支持率为29.2%,比上次调查时创下的最低支持率提高了1.1个百分点。不支持率则增加了0.9个百分点,达到了创纪录的59.7%。

  安倍在29日傍晚在公邸与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进行了会谈,中川之后就安倍的去留问题对记者表示,“现阶段什么也不能说”。

  随后,中川秀直29日晚在民间电视台的节目中透露,他已向首相安倍晋三提出了连任请求,“不管结果如何,都希望(首相)推进改革”,并表示“责任无疑在干事长”,明确表明了辞职意向。

  而安倍晋三29日夜对其身边人表示了继续执政的意向,称“谦虚地接受选举结果,今后也将倾听国民的意见,推进改革”,同时称“此次惨败的责任在我。将严肃地倾听国民的呼声。我认为这是对我的政权的批判”。

  对于因为选举失败而涉及到的自民党和内阁改组问题,安倍表示“在看到最终结果后当然会考虑人事问题。必须形成全党能够齐心协力的体制和团队”。

  同时,安倍还表示,目前“重要的是积累政绩”,因此不考虑近期解散众院进行大选。根据日本法律规定,如国会通过内阁不信任案,首相有权提前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

  此外,安倍还表示今后他要担负起作为首相的责任,由于将成为参院的最大政党,因此在参院内,“会在应倾听等在野党,愿意(与)进行充分的讨论和合作”。

  分析人士认为,造成自民党此次选举的最大败因是出现了约五千万件养老金记录无法确认归属的问题。在今年2月发觉该问题后,安倍直到5月下旬才做出具体指示。这种“不作为”的责任没有逃过选民的目光。

  “政治和金钱”的问题影响也不可小觑。前行政改革担当相佐田玄一郎因含糊不清的政治资金问题而辞职,前农相在没有对嫌疑解释清楚的情况下自杀身亡。一波未平一波起,新农相赤城德彦政治资金问题又不断浮出水面,这些问题都进一步增加了日本国民的不信任感。

  此外,前防务相久间章生因称美国投下是“无奈之事”而引咎辞职,厚生劳动相柳泽伯夫又称女性是“生育机器”,最近外相麻生太郎又称“即使老年痴呆症的人也懂”。这些内阁成员虽然相继出现不当言论,却还是获得了首相的袒护,安倍因此被严厉指责负有不可推卸的任命责任。

  此外,安倍的修宪、容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脱离战后体制”路线在“生活第一”的主张前也显得苍白无力,没有得到选民的支持。

  北海道大学政治学教授西野次郎表示,此次选举表明人们无疑对安倍予以了否定,作为领导人,安倍已经信誉扫地。媒体分析指出,自民党目前真正的危机是没有人能站出来要求安倍辞职,并表示自己能够挑起大梁。

  在自民、公明两执政党丧失在参议院的过半数优势后,执政党方面有意与国民新党或保守的无党派议员合作。不过,国民新党的立场是与在野党结成“统一战线”。执政党尚没有具体策略可联合该党以确保在参议院的过半数议席。则将加强攻势,争取早期解散众议院。选举后的日本政局可能发生巨变。执政党内部可能也会有人追究安倍晋三首相的责任。

  安倍政权和自民党此前一直主张“参院选举不是选择政权的选举”(官房长官盐崎恭久语),为安倍在选举失败后继续留任首相打好了伏笔,并计划以此为前提,在9月下旬前改组内阁并更新党领导层的人事,收拾人心、重振势力以迎接秋季的临时国会。按照这一策略,预计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和自民党参院议员会长青木干雄将为选举失败负责并辞职。

  但是,养老金记录不全问题、内阁成员事务所经费作假及失言的问题直接导致了自民党的大败,安倍的凝聚力必将下降。执政党内要求安倍下台的呼声可能会高涨。

  尽管目前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在众议院还占三分之二以上议席,但由于在参议院将陷入少数派,今后重要法案和预算案必将很难获得通过。安倍即使不下台,能否维持统领执政党的能力也值得怀疑,今后摆在他面前的道路必将更加艰难。

  在选票清点过程中,在东京永田町的党总部一直被约300名记者围得水泄不通。现场准备了在当选者姓名旁边标注的红色玫瑰花。代理代表菅直人和干事长鸠山起初表情紧张地安插玫瑰,不久玫瑰就布满了名单板。应记者们的要求,两人面对镜头露出了笑容。代表小泽一郎没有露面。据称他由于在选举活动中过于劳累而正在家静养。

  有记者问获胜是由于选民的支持扩大还是得益于执政党的过失。鸠山对此表示“两者都是原因”,反复强调大胜后“深感责任之重”。关于安倍晋三首相的去留问题,鸠山不假思索地表示,“不想就此多说什么”。

  不过获胜后可能采取的举措却比较清晰。如果不出意外,今后的计划是首先在选举后的临时国会获得参院议长的职位,掌握国会运营的主导权。再以参院为“杠杆”,动摇执政党阵营,争取尽早解散众院,通过举行大选以实现掌握政权的夙愿。

  为确保在参议院的主导权,将再次向、社民党、国民新党及新党日本等其他在野党发出组成“统一战线”的呼吁。

  内部曾有人对党代表小泽一郎的领导方式表示不满,但小泽以政治生命为赌注,使在选举中大获全胜,成为参议院内的第一大党已成定局,今后他在党内的凝聚力必将提高。在现阶段可能继续维持小泽、代理代表菅直人和干事长鸠山由纪夫“三驾马车”的领导体制。

  鸠山在当天夜间对记者强调,“选举结果充分显示了国民对安倍政治的强烈不满”。的干部也表示,“安倍首相将被置于严峻处境”。将关注安倍与执政党的应对,再制定在国会的策略。

  在此次选举中,在被小泽称为“主战场”的改选1人区势头压过自民党。在以往支持基础较弱的北陆、中国、四国和九州地区,也确保了一定的议席,加强了该党的自信。

  此次不但将实现“在野党议席过半数”的目标,而且单独获得的议席也将大大超过2004年选举时创下的最多记录,该党的干部相继发言称“大获全胜”。

  与社民党及国民新党在此次选举中的合作基本上也很顺利。该党干部认为,“此次选举获得巨大成果,还有助于今后在野党在众院选及国会中开展合作”。

  日本的国会采取两院制,分为众议院和参议院。众议院一般每4年改选全部议席,中途被解散时全部众议员也须改选。参议员的任期为6年,参议院不会被解散,但每3年须改选一半议席。国民可在两院的定期及不定期选举中投票表达政治意愿。

  参议院共242席,此次的选举将改选其中的121席。除无需改选的议席外,执政的自民和公明两党须赢得64个议席才能确保过半数优势。在野的此次的目标是赢得55席。

  参议院选举又分为选区选举和比例代表选举。前者是由选民选举代表本地区的参议员,在选票上填写候选人姓名。后者则是在全国范围内选举48名比例代表参议员,选民在选票上填写候选人姓名或所支持的政党名称;各政党根据得票数量按比例分配议席。比例代表制度是为了保障少数意见能够得到尊重。

  此次的参议员选举是安倍晋三政权成立以来的首次全国性选举。过去20年间日本共进行过6次参议院选举,执政党曾两次败北,首相引咎辞职。自民党在1989年的参议院选举中只取得36个议席,首相宇野宗佑辞职。此后,自民党又在1998年的参议院选举中落败,只取得44个议席,首相桥本龙太郎辞职。因此,自民党能在此次的选举中获得多少议席是各方关注的焦点。